中弘退今日退出A股股价却收涨;权健火疗玩火卷入两起命案

12月27日,中弘退(000979)迎来其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中弘退27日早间以0.21元/股的价格开盘。昨晚,中弘退发布第十次风险提示性公告表示,公司股票将于12月27日交易结束后终止上市,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这意味着中弘退成为两市首家因股价连续低于面值而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也是继退市吉恩、退市昆机、烯碳退之后2018年第四家被强制摘牌退市的公司,正式告别A股市场。

2018年以来,中弘退陆续披露业绩大额亏损、多项债务逾期、主要项目停工等重大风险事项,公司股票8月15日收盘价低于1元以下,沦为“仙股”。此后,股价在1元以下运行了数个交易日后,公司上演了与加多宝重组的“碰瓷”闹剧,股价一度重回1元以上。但随着闹剧的收场和公司基本面的持续恶化,中弘退股价从9月13日至10月18日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触发《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

中弘退26日午后盘中一度逼近跌停,最终以0.21元报收。股价创了新低,交易量继续走高,其全天成交量为181万手,成交量明显放大,换手率达到2.16%。在15时,该股成交量达到930万多股,创近12个交易日新高。

12月24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指出,在退市整理期期间,公司股票价格即使达到1元面值以上,根据相关规定依然将在退市整理期结束后被摘牌。虽然公告这么说,但是中弘退的股价想要回到1元以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东财Choice数据显示,进入退市整理交易日以来,中弘退股价累计再跌去71.62%。

中弘退一度曾是股市的白马股。其股价在2006年到2015年期间上涨了超27倍,一度达到60.04元/股。近两年房地产市场受到严格的调控,为中弘股份贡献业绩的主力北京商住房明星项目御马坊变“烂尾”。中弘股份2016年业绩猛降超过40%,2017年更是巨亏逾25亿元,今年三季报继续亏损18.85亿元,背负巨额亏损和负债,股价也连续下跌成为仙股。

根据中弘退昨晚发布的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114.64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质押给国元证券的1.43亿股公司无限售流通股因司法强制执行将被出售。

12月25日,“丁香医生”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提到三年前内蒙古自治区患癌女童周洋的家人让女儿放弃化疗,转而服用权健公司的抗癌产品,最终小女孩病情恶化身亡。

一时间,争议缠身的权健再次陷入舆论漩涡。12月26日凌晨,权健紧急发声,称上述报道是“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实现道德绑架”,并要求丁香医生撤销该稿件并进行道歉。这家饱受质疑的公司,有三款“神奇”疗法和产品,其中之一便是“烈火焚身若等闲”的火疗法。

有报道称,这些火疗店有7000家之多,它们大多仅由购买过权健产品的所谓会员开设,权健公司近年来普遍已与其没有合同往来。近日,记者梳理发现,在权健营销宣传中被吹得神乎奇迹的火疗专利申请,早已失效;而近两年,在公开的裁判文书中,至少可见7起有关权健火疗店意外事故引发的诉讼案,其中两名受害人死亡。

科技日报援引从事中医研究治疗50多年的内蒙古知名中医杨晓东的说法称,权健宣传的这种“火疗”,他直言:“无稽之谈”,“中医的火疗不是谁都能操作的,与中医其他疗法一样,操作者首先必须是经验丰富的医师,其次,具体疗法需要结合具体症状进行中草药的配置,且操作难度极大。最为关键的,世界上绝不可能有一种疗法能够包治百病,火疗也不例外。”

权健的这种所谓疗法,杨晓东表示,无异于玩火:“不论从中医还是西医角度来看,人体绝大多数部位是无论如何不能遭遇高温的,更何况是直接用火烧。比如眼睛,高温灼烧后会立即导致角膜坏死而失明,面部的危险三角区,高温会使这里的神经坏死,甚至直接波及脑细胞,导致坏死,再比如人体中的百会、膻中、章门等俗称死穴的重要穴位,如果遭遇点对点的高温,是致命的。”

因为火疗过程中使用酒精点火,温度不可控,近年来,时有火疗致伤的报道出现。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仅2017年至2018年,与权健火疗店相关的“健康权”、“生命权”和“身体纠纷”的诉讼有7起,其中包含2例意外死亡事故。

2016年8月,朱某在浙江义乌市一家推拿服务部报名了三天火疗疗程,希望能改善肩周炎状况。在第二次疗程回家后,朱某出现神志不清情况,后抢救无效死亡。抢救朱某的义乌市中医院诊断,朱某得的是热射病。热射病(中暑)是指因高温引起的人体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从而引发神经器官受损。

2017年8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定维持一审原判,朱某家属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朱某的死亡与火疗治疗师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所以不能确认被告存在过错。

从判决书中可以看到,法院认定,为朱某进行火疗的治疗师为权健火疗“技师”,在微信朋友圈多次宣传权健火疗的神奇疗效。

而另一起意外死亡事故发生在2017年4月,邱某在湖南省怀化市一家火疗馆内使用“权健八卦仪”后,癫痫发作死亡。值得注意的是,该火疗馆并未办理相关营业执照,“权健八卦仪”的《使用说明书》也未提示“癫痫病”患者禁止使用。

邱某家属将该“权健八卦仪”的所属公司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被告权健公司辩称,邱某的死亡系本身患有疾病,原告提出“汗蒸是癫痫病的禁忌症,使用八卦仪致使邱某癫痫发作,并无权威、科学的依据,且未有司法鉴定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