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成为你人生遗憾的人终会在梦中与你相见

毕赣做了一个梦。他的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在场刊评分中跻身前列,

在国内,这部电影同时还代表了一种跨年的方式,在最后的时刻,选择一种集体仪式:它在 12 月 31 日上映,这是 2018 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如果你买到这一天 21:40 的场次,电影结束的时候,也正好是新年来临之时。许多人加入了这个仪式:截止至发稿,《地球最后的夜晚》预售票房已经超过 1 亿。

《地球最后的夜晚》讲的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十二年前,罗紘武(黄觉饰)为了情人万绮雯(汤唯饰)举枪杀人,完成凶杀后,万绮雯却神秘失踪。他在十二年后回到自己的故乡凯里,发现了旧情人的线索,于是开始追寻那些过往的秘密。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描绘过一个虚构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你遇到的所有人,都是你过去见过的脸,是你的隔壁邻居,是你的奶奶;卡尔维诺悲哀的结论是,这证明死后的世界未必幸福。毕赣在这个梦境里,进入了这样一个相仿的地界,你在其中遇见自己回忆中的人,但是却能把人生中的遗憾,以最温柔的方式消解。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过去的记忆和现在的发展的欲望的集合体。毕赣选择了集合这两种特点的城市:他的故乡凯里,曾经以“小香港”为目标发展,建立起一座又一座高楼,俯视着吹起苗人芦笙的村落。人们拥有了通讯更好的手机,同时,城市的发展也在迅速蚕食旧有的房间,人们在丢失故乡的回忆。人也是如此,在变老的过程中,逐渐丢失回忆,“保存过去的自己”和“拥有更好的人生”两种愿望在生活中博弈。

过去的记忆可以是一种重压,也可以是在一场美梦当中,所有想象力的基础、人得到安慰的根源。在我们的记忆面前,我们会露出自己最悲伤和柔软的一面,而毕赣拍摄的,就是这柔软的一刻。

《地球最后的夜晚》找到单向空间,一起来制作一系列和电影有关的阅读和生活用具,保存记忆当中的梦幻、创造梦幻一般的记忆。我们现在想向你展示这几个月我们创造的成果——在影像的梦幻之外,实现器物中的梦幻。

《地球最后的夜晚》与单向空间合作,选择电影中重要的意象、语句和人物碎片元素,制作成一系列生活与阅读用具,让如同诗歌一般、似乎永远也不会完结的梦幻,成为你的日常陪伴。

我们在电影中选择了 4 个重要的意象,把它制作成了“梦境徽章”。有人相信“世事一场幻梦”,但是在生活中,我们总会记住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学会一些来自别人的习惯,那是我们经历过、做过梦的证明。

在《地球最后的夜晚》的世界里的居民,相信一件事:人在最伤心的时候,会连着核一起,吃掉一整个苹果。我们把剩下的一点儿伤心,做成苹果核徽章,背后有马刺针固定。

破碎的表盘,失去了指示时间的功能,在电影里却是重要的信物。我们把永远也不会消失的爱寄托在里面,因为永远不走的表,也就实现了某种永恒。

如果不想多抽烟,又不想半途而废,他们就会把烟咬掉一半,只抽另一半。这个习惯原本是属于年轻的恋人,后来是对她念念不忘的人在实践着。我们把它做成了“半支烟”款徽章。

在桌球台上,你无法确定下一秒命运会滚到哪一边,但是在电影里,这是另一种梦幻的开始。我们把电影里的桌球,也做成了一款马刺针徽章。

每款徽章都在黑色亚克力片上固定,装入如同小零食包装的袋子里,可以通过侧边切口撕开。在包装背面,我们印制了每一款徽章意象的解读,让电影的诗意始终陪伴你。

我们理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个庞大的梦境、一场持久的对于记忆的追寻。我们根据这个概念,开发了一本梦境手帐。

绿皮书也是电影中重要的信物,里面记载了一句关于爱人的咒语。万绮雯说,她会把这本书留给自己最爱的人。我们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合作伙伴讨论的时候,就决定按照绿皮书的规格制作一本口袋大小的手帐。

梦境手帐的左页有导引栏位,让你记录做梦的日期、关键词和梦的内容。当然,小尺寸的手帐也适合随身携带,用它记录你的白日梦(日常灵感)也同样适用。

右页是我们精选的 98 句来自文学、艺术领域大师的关于梦的话语,邀请你从不同的角度,理解梦境。

梦境手帐的扉页,我们按照那本绿皮书的扉页格式,印上了那句咒语。据说,只要把它说出来,就可以让爱人的房子旋转起来。

我们在手帐封面印制了毕赣在电影里写的台词:“梦是忘了的记忆”。人生如梦、记忆也像梦幻一样,我们把电影的两个主题,在手帐当中交汇起来。

我们开始讨论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记忆是会生锈的”这句台词。一位编辑开玩笑说,如果把这句话印在金属上面,是不是违和感最强的——人们最不想要的,就是会生锈的金属制品。设计师倒是因此变得有点激动,觉得一个生锈模样的金属书签,会非常酷!

我们把这个难题交给了产品同事。最后我们使用了二次腐蚀技术,在金属书签上呈现逼真的生锈效果,每一支书签都会有独一无二的生锈纹理;同时经过不锈钢精抛工艺处理,表面平滑,让“生锈”和“精致”这两个本来应该是互斥的概念在一支书签上融合。

生锈的不可逆过程,与人的回忆相似,一旦开始追索,便发现不可能见到真正的原貌。电影里男主角对于回忆的追求,最终结果如何?在这支生锈金属书签上,也许你能提前看见结局。

女主角万绮雯的绿色裙子,是她的神秘形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在做单向书衣的时候,讲的就是“量体裁衣”的哲学,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制作一款书衣,让书籍或者手帐,也穿上绿色的裙子。

产品团队找到了一款荷兰进口的材料,拥有丝绸一样的光感、细密的触感,让我们觉得“就是它了”!它竟然是 PVC 的,却没有塑料的感觉。荷兰的工厂还非常认真,给我们发了证书,证明这款 PVC 材料不含增塑剂,环保耐用。

书衣侧边附有调节带,可以适合 A5 或 32 开大小、厚度在 5-25 mm 之间的书籍。

在书衣的封面,我们也印上了绿裙子的主人最喜爱的那句书里的“咒语”、毕赣导演写的诗:“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它们像小鸟一样 总在我胸口跳伞”。我们把这款书衣取名叫“宜动心”,因为我们这样解读这句诗:小鸟在胸口跳伞就是心动的感觉,像星星一样在心里一闪一闪地跳;小鸟本来就会飞,但是它愿意做多余的事——而恋爱,就是想做多余的事。

毕赣在《十三邀》里,邀请许知远和他一起乘车进入废弃的矿洞,《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梦境,正是从这里开始。

毕赣回答:“最想传达的就是在这样的世界末日的时刻,在这样的镜头里,你能做的不是要挽回什么东西,就甜蜜一吻,非常简单,一点都不深刻,而且很周星驰。”

我们所做的器物,也在尝试把记忆和梦境变得更轻盈,变得“没那么深刻”,但是,在地球的最后一夜、或者是人生当中那些似乎永远也不会过去的长夜中,我们更需要一些偶然的、活泼的、没那么严肃的物品,带给我们一些渺小而重要的甜蜜。

点击“阅读原文”链接,购买单向空间x《地球最后的夜晚》限量衍生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