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会:上得了山林救驴友入得了城市寻走失老人

7月5日杭州7路公交车火灾,几位平民英雄冒着大火,救出了公交车上鲜活的生命。其中有个穿着“小黄人”队服的救人者王磊,被大家所熟知,而他所在的公益组织公羊会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道。

其实在之前玉树地震、余姚水灾的新闻里都出现过公羊会的名字。这是个什么样的公益组织?有着怎样的特色公益服务?

执“公”益之心,行“羊”之善,“会”天下英豪,共谱“智趣人生,公益帮扶”之曲,这是“公羊会”名字的由来。

公羊会是一个以慈善公益救助为己任的民间公益组织。总部设在杭州,目前还开设有北京、上海、四川、新疆、宁夏、浙江等分会。

公羊会旗下不仅有杭州市公羊会公益基金会(浙江省首家非公募民间公益基金会),还有公羊会公益大学,不过最著名的是一支专门执行应急救援任务的志愿者队伍—公羊队。王磊就是公羊队的队员。

公羊队是一支专门进行突发性城市应急救援、国家次生灾害抗险救援,以及城市走失失智老人搜寻救助的民间公益救援队。成立于2009年。

“最开始我们是杭州一批户外运动爱好者聚在一起,还曾经去清凉峰自发搜救驴友‘狂风怒海’。后来2009年左右,户外运动出事比较频繁,我们就组建了杭州市户外应急救援队,主要是凭我们户外运动的经验参与山地和突发情况的救援。”公羊队的队长徐立军告诉记者。

徐立军清晰记得救援队成立后,他们参与的第一次救援。“2009年12月27日,我们听说武义牛头山有9名上海驴友因为暴雪迷路被困,说不清地点,连睡袋和食物都没有带,救援队5个人就自己开车直奔武义。”徐立军说,他匆匆扒了两口饭就出门了。“我们最后找到9个人时,有个女的已经发癔症了,抱着树喊妈妈,不肯下山,我们用绳索绑牢把她运下山的。”

“2009年后浙江比较大的救援事件,基本上我们都参与了。”徐立军说:2010年6月参与杭州小和山失踪安徽籍男子吴逢男搜救行动;2011年8月解救52名被困临海十八潭的上海驴友;2012年4月,在临安清凉峰成功救出迷路驴友邬海峰;2013年10月在余姚抗台……

参加救援队,远远不是有一腔热血就行的,“我们还要考试的,考完试就是密集的理论培训和实践。”

汗,难道不是户外运动玩得好,就能参与救援的?徐立军听到记者的话笑了:“没点文化技术想救人,有可能把自己都赔进去。”他说,所有的队员首先要体力好,每年春天都有考核,5小时跑完25公里的山路,“跑及格才能进队伍。而且必须全程跑,中间稍微走走就算不及格。”

他翻出手机,给记者看了理论培训都有些啥。包括如何看地图的PPT,如何看懂GPS,如何识别等高线地图,如何进行危险评估等等,满屏幕都是非常专业的知识。小记问:“这个都懂了,是不是就可以救援了?”徐立军摇摇头:“只有理论没有实践,没用的,新队员每个周六周日还要进行实践课,www.03833.com大约半年时间可以出师。”

现在公羊会除了公羊队进行山地救援,还有了新项目,比如2010年开始城市救援。

“起初,是有人断断续续请我们搜寻走丢的失智老人。那时我们也很犹豫,我们进了山是老虎,但是入了城就有虎落平阳的感觉,因为技术不熟练。”徐立军很幽默,“考虑到山地救援一年最多四五次,大家一腔搜救热情无处倾倒,还是进城吧。”

于是,他们开始了找寻城市走丢老人的公益行动。“一开始,我们也是靠自己体力好走得快,地毯式找人,但是行不通。”山里迷路还有规律可循,但失智老人迷路,几乎完全是乱走的。后来,就有了公羊会专门成立“科地24小时失独老人公益急寻”专项基金,支持城市搜救行动。现在有300多个志愿者参与了这项行动。

下城区城市救援队大队长“天涯姐”就是其中的骨干之一,她退休后婉拒了单位的返聘,来当志愿者,每周值班两天,不管刮风下雨大太阳,只要有老人走丢,就会出门参与找人。“去年冬天,我找到过一个老人,下雨天,没有伞,头上用塑料袋绑着一个一次性的饭盒,很无助。我看到了真是心酸呀,要是这事发生在自家老人身上,是什么心情?”

公羊会这次向家有失智老人的家庭发放1000个定位器,就是期望老人不要再走丢了。“天涯姐”说:“我们期望未来有更多志愿者加入,每个街道、社区都有志愿者,这样只要有老人走丢,附近志愿者就能行动起来,区域化搜寻,尽快找到走丢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