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骑共享单车闯红灯、逆行该怎么办?听听孩子们的建议

扬子晚报网11月20日讯  (记者 徐媛园)南京的共享单车目前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对于未满12岁的未成年人,“我们能做什么”?……昨天下午,在南京市中央路小学报告厅,由南京市玄武区少工委和哈啰出行共同主办的玄武区“共享科技、共享文明”主题中队会开讲。六年级的孩子们正在对他们几个月来,对共享单车的的观察和记录,进行汇报。会上孩子们将就共享单车热点问题与相关管理部门共同讨论沟通。

“我们发现目前对于闯红灯的市民,交警部门会有一个警示牌,将这种行为进行曝光。那么,对于骑共享单车闯红灯、逆行等不文明行为,在路口的大屏幕上抓拍并给与相应曝光和惩罚”、“对于骑行的不文明行为,能否纳入诚信‘黑名单’”、“为了使单车不被损坏,不被贴广告,可否改进单车材质,采用环保、安全、容易清楚粘贴物的材质”……孩子们的不少建议,都让人“眼前一亮”。

而为了这场中队会,中央路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分成“蜜蜂小队”、“锐鹰小队”、“雄鹰小队”以及“共享未来队”四组队伍。历时1个月,走访调研了南京的大街小巷,总结了“南京共享单车街头百态”,要就共享单车的管理和文明使用,与相关部门“探讨”。“我曾经在路边见过一颗树上挂了三辆自行车!是谁搬上去的?多危险啊!”今年十岁的严晨宸,代表其所在的“蜜蜂小队”汇报他们发现的“单车停放混乱”的问题。“这是我在家门口的玄武门地铁站拍摄的照片”,严晨宸点击鼠标,一张张成堆叠在一起的共享单车呈现在大家眼前。“为了弄清楚到底是谁破坏停车秩序,我们花了一个星期,在地铁站门口调查,发现,是赶时间惹的祸。”严晨宸说,不少骑单车的用户,以节省时间为由,将单车随意丢弃在路边,后面的人跟随模仿,渐渐的,单车堆叠的越来越多,脚踏插进车轮,车龙头 卷进链条,成了一堆“难舍难分”的连体车。

根据严晨宸所在的“蜜蜂小队”的测算,共享单车扫码关锁停放在指定地点的时间平均在30秒以内,而同样是一个人,把5辆堆叠在一起的单车扶起来摆放整齐,至少需要五分钟。“因为节省30秒而丢掉的文明,总需要用更多的时间去弥补。”和“蜜蜂小队”的走街串巷不同,“雄鹰小队” 则专注于寻访各个小区的楼道。杨灏添介绍,他们在玄武区的老旧小区里,找到了不少隐藏在楼道里的共享单车。有的被藏在安全通道里积了厚厚的灰尘,有的在走廊里被当成了晾晒抹布和拖把的架子。还有的被套上粗大的锁。更有甚者,在单车上贴了张纸条宣示主权。杨灏添说,他们越看越觉得无奈且可笑,共享单车,怎么能如此“私用”?除此之外,“单车载人”、“单车破坏”、“未成年儿童骑行单车”也是孩子们关注到的现象。

“单车乱停乱放”、“居民楼里私藏、加锁”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孩子们把矛头指向了玄武区城管局副局长王文伟。“在单车管理方面,我们小学生,能做点啥?”

王文伟肯定了孩子们的调查报告,认为这份报告非常有参考价值。王文伟说,在共享单车的的管理上,企业和管理部门都在进步。希望孩子们通过自身行为,影响周边更多的人,将文明传播、共享。

为了满足孩子们“为共享单车尽一分力”的小心愿。主题中队会现场,中央路小学成立南京市第一支“共享单车小小志愿队”。 玄武区团区委书记郭骞、玄武区城管局副局长王文伟、南京市交警一大队副大队长桂子振、玄武区少先队总辅导员查育辉,以及哈啰出行政府事务负责人张亚男为志愿者代表戴上特别定制的徽章版志愿者帽。

记者了解到,此次玄武区“共享科技、共享文明”主题中队会,也是第一次在南京少先队活动课中引入共享单车综合性调查的内容。

玄武区少先队总辅导员查育辉介绍,这样的课程也将在其他学校进行推广。“少先队员通过实践课的方式,可以有效的拓展他们跟社会沟通的能力。共享单车是社会热点,通过对共享单车的调研和思考。可以提升少先队员社会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关于共享单车的“课堂”我们还将继续在各学校开展。也欢迎哈啰出行能以更多的形式给孩子带来更多的实践和体验。”